高堰屋地网 > 游戏 > ag神补-骨肉分离是种怎样的痛?河北梆子现代戏《雪花飘飘》直面打拐

ag神补-骨肉分离是种怎样的痛?河北梆子现代戏《雪花飘飘》直面打拐

2020-01-10 17:34:27

ag神补-骨肉分离是种怎样的痛?河北梆子现代戏《雪花飘飘》直面打拐

ag神补,女儿失踪半年多,寻亲路上,母亲又被骗到深山,卖给贫困的老光棍儿当媳妇……10月4日晚,聚焦打拐题材的河北梆子现代戏《雪花飘飘》在石家庄大剧院上演。

作为今年梆子声腔展演的剧目之一,《雪花飘飘》是天津河北梆子剧院带来的作品,由6年前屡获大奖的《晚雪》提升加工而成,国家一级演员刘红雁、国家一级演员、梅花奖得主王少华领衔主演。

寻亲路上自己被拐卖,剧情波澜起伏细节生活化

养了十来年的孩子被拐卖了,对任何一个家庭都是灭顶之灾。剧中,晚雪和立春夫妇就遭遇了这种厄运。更不幸的是,接下来他们还要面对命运接二连三的暴击。因寻亲心切,夫妇俩被骗光了身上的钱,丈夫立春又病倒了,晚雪一个人继续寻找,却被人贩子卖到了深山……

《雪花飘飘》的剧作者是“文华编剧奖”“曹禺戏剧文学奖”获得者孙德民,他不仅“真诚地、深入地、大胆地看取人生”,还热切地呼唤人性的救赎。

这是一部“虐心”的戏,但也处处洋溢着乐观、积极、正能量。晚雪接连遭遇不幸的同时,也有热心煤老板施救、众矿工捐款等温暖人心的际遇。尤其是最后一个捐款的矿工,几经思索,最后蹲下身把藏在鞋子里的钱也拿了出来,让人在笑中充满感动。

类似生活化的细节还有很多,比如老光棍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终于决定放晚雪走,也演绎得真实可信。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戏剧片段,是作者对人性和良知的热切呼唤。就连可恨的人贩子,孙德民也没有简单地将其塑造成脸谱式的坏人,而是深挖他们的不幸遭遇和心理成因,展示了他们身上残存的一点人性和良知。

女主角戏份吃重,演完后衣服都被汗水洇湿了

借用影视剧的流行说法,《雪花飘飘》还是一部“大女主”戏。丈夫立春一开始就病倒了,无奈之下只好先回家养病,并顺便筹钱。此后的寻亲路上,都是晚雪孤零零一个人。

每场戏中,晚雪都有大段的唱,在道具山路上跑上跑下,被拐卖深山那场戏中,还有跪摔、跪步等程式化的戏曲动作。演出结束后,刘红雁换下的衣服上被汗水洇湿了好几块。

刘红雁是国家一级演员,工花旦、闺门旦,先后师从多位河北梆子名家学艺,后又跨剧种拜在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毓敏老师的门下,将京剧荀派的艺术特色融入到了河北梆子的表演中。《雪花飘飘》中的几个唱段,或高亢激昂,或凄厉悲凉,或悠扬婉转,将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形象演绎得丰满生动。

天津戏迷追到石家庄来,就为再看一遍《雪花飘飘》

有些老戏迷一听现代戏就会本能的抗拒,觉得新编的现代戏不如老戏有味道。

但看《雪花飘飘》完全不必有这样的顾虑,因为演员们在表演中,既把传统戏的四功五法巧妙地跟剧情结合,也根据现代戏的需要加入了更多真情实感。唱腔设计也充分发挥了河北梆子激越悲亢、大开大阖的艺术特色,听起来十分过瘾。

在后台,记者遇到了从天津追到石家庄来听戏的小刘。今年24岁的他已经是资深戏迷了,《雪花飘飘》这出戏从九月份首演到现在,他一场不落的全看了。

“其实现代戏也脱离不开传统戏的根基。”刘红雁告诉记者,演现代戏一定得有传统唱念做舞的基础,“排的时候我也在想,演这个戏一定不要给观众‘话剧加唱’的印象。”

在刘红雁看来,,传统戏百听不厌自有它百听不厌的道理,要么是扮相,要么是形体,要么是唱,总有能吸引人的地方。现代戏要生活化,但也要在合理的前提下,尽量用到老祖宗给留下来的这些精粹。“如果没有用到戏曲的元素,现代戏只剩下故事和唱,那观众看一遍就完了。”

■文并摄/河北青年报记者张翠平

■编辑/张翠平

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黑龙江11选5投注

相关热词搜索: